中央政府网站 | 贵州省人民政府网 | 贵州省政协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走进修文 > 文化胜迹
六屯镇民间故事
浏览次数: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信息来源:修文县人民政府门户网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30日16:35 字体: 分享

红军在六屯

民国24年(1935年)4月3日,毛泽东、周恩来和朱德总司令率军委纵队和红一军团主力由息烽县安马桩出发,取道开阳小田坝,又由小田坝进入修文的龙潭坝,经流白水、高寨、疙蔸堡经大木腊鲊坝(今桃源)宿营期间,红军惩强锄恶,开仓放粮,在六屯这块土地上播下了革命的火种。朱德总司令率军委纵队一部夜宿静室寺,21时向留在乌江北岸牵制敌人的九军团发报:“我今天在扎佐的东北地区。”红五军团主力由息烽干河沟出发,进入开阳的白马洞,又由白马洞进入修文县境,当晚于新堡子、疙蔸堡至长田、大木寨一带宿营。红军所到之处,在群众中开展政治宣传工作,书写“红军是干人的队伍”,“取消一切高利贷”,“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等标语,其中在大木布依寨留下的标语“红军是干人的队伍”至今保存完好,清晰醒目,为县级保护的革命文物,是向人民群众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好材料。

  

回龙寺的故事

相传清朝年间,在美丽富饶的桃源河畔,这里水源充沛、土地富饶,村民勤劳勇敢、上山捕猎、下田种地、入河捞鱼,过着衣食富足的生活。一年,下了两个多月的大雨还在持续,昔日的小溪变成山洪不断冲入河中,宁静优雅的河水仿佛变成了一只愤怒的狮子,携带着乱石、树干等杂物破坏着前方的一切。桃源河汇聚下游的二寨河(桃源)和车田河(乌当区)的洪水不断地冲刷着近石峡谷的岩壁,一天夜里,雷雨交加,河下游的峡谷因雨量过大,洪水泄流不过,形成洪水倒流趋势,三条河流的洪水像三条恶龙一样冲向桃源坝子,吞噬着桃源人民的财产,威胁着村民的生命安全,村民们惊慌逃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分不清东西南北,不断有人迷路走散,一阵阵哭喊声不绝于耳,悲壮不已,在这危难之中,东北方向传来一阵钟声和梵音,这声音让惊慌村民明确了方向,心里也镇静下来,然后有条不紊的安全撤离。钟声是寺庙里的僧人撞钟、梵音僧人在集体咏佛念经,用以驱邪祛恶保平安,传说那天寺庙的方丈一手不断摁佛珠,一手持降魔杵,双眼炯炯有神,怒视远处天际,口中念念有词,时而一声大喝“回龙!回龙!——”,“回龙、回龙——”。第二天一早,洪水消去,天空一片明朗,村民们陆续回到自己的家园,整理家里的物品重新开始生活,而寺庙里却传来方丈圆寂的消息,村民寞寞地为方丈燃上三柱香,烧上几张纸钱,村民们传说那天夜里是方丈和寺庙的僧人们用法力阻止了三条恶龙幻化成洪水侵噬桃源,保护了村民的平安,而方丈因法力透支圆寂了,为了让人记住方丈和僧人们的功德,村民给该寺庙取名为“回龙寺”。

回龙寺是一所修建于清朝乾隆二年的寺庙,在三寨村流江组,座落在桃源河畔。这里是传说中桃源九龙夺宝之地,视线开阔,可纵观桃源秀美景色。全盛时期寺中有僧侣20余人,香火旺盛。在文革时期除“四旧”时,不幸被拆除,其遗址上现可见当时该建筑的石墙和地基,在遗址旁的悬崖石壁上留有一处石该,为该寺庙建成而该。

静室寺

2013年10月30日,在桃源村支书和大木村村民彭绍华老先生的带领下,我们一行人来到辖原大寨村的月华山上,实地查看了静室寺遗址。经彭绍华老先生回忆,红军长征经过贵州修文县六屯乡大木寨时,朱德总司令住在月华山上的静室寺,“月华山”名字还是由朱总司令取的,因寺庙前有一口大塘,形状胜似月形,故总司令取名“月华山”。月华山由来

民国24年(1935年)4月3日,中央红军长征从息烽县安马桩出发,过疙蔸堡经大木、桃源取道开阳小田坝出乡境。红军在乡境的长田、大木、桃源等地宿营,惩强锄恶,开仓放粮,在六屯这块土地上播下了革命的火种。朱德总司令率军委纵队一部宿静室寺,红五军团在大木布依寨留下的标语“红军是干人的队伍”是夜月光如水,夜已阑珊。总司令步出静室寺,但见月白风清,危崖千丈,白练般的桃源河水安详地从脚下流过。殿台楼阁间,皓月当空,气势恢宏,不禁豪情万丈,挥毫在山间石板上写就“月华山”三个大字。 红五军团在大木布依寨留下的标语“红军是干人的队伍”虽经70余年的风风雨雨,至今保存完好。大木布依寨中三棵枝繁叶茂,胸径越米,高耸入云的古银杏,向人们诉说着这段红色的记忆。

“静室寺”是由最先的一个老和尚取得,和尚法号已无从查起。

罗  鸣

在紧邻桃源三寨村的小木村,有一位叫罗鸣的人。为人豪爽,讲情重义,常施饭食救人于危难,不图回报。虽家有良田30亩,仍口粮不敷,常向办“土地会”(当地群众自发办土地会,多有粮食结存在仓库,)和店客(租种其家田地的人家)借粮,新粮出来又如数归还。有时无法筹粮,也到当地地主和大富家中借取,但一般不予归还,经常光顾其叔父罗仕国和桃源三寨的张华臣家等。

解放初,旱灾严重,乡人多有饿死,其家置饭施舍,远近乡民赶来暴食,曾出现撑死人现象。罗鸣交友甚广,多与该县黑白两道人物多有接交,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贵州分校,曾被任命为连长,其父要求他回到家乡竞选乡长,遂辞去职务回乡,在当地组织武装对付土匪,维护了当地治安,对民族和睦也起到了积极作用。1949年解放后,罗鸣曾被县里任命为桃源乡缴匪大队长,桃源乡武委会主任,对当地社会治安和政治稳定起到了积极作用。1950年初,被国民党原清禾乡乡长抓获,并受其蛊惑,封为“中国人民反共救国军西南区直属第6总队”司令。招兵卖马近千人,在三寨宣布就职,准备攻打开阳县城。第二天即被解放军打散,后经中共扎佐区委派民运委员会成员对罗鸣讲解形势,宣传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对待匪特的宽严政策,指明出路,罗鸣返然醒悟,率副司令黄国栋等匪特骨干和匪众100余人,于13日投诚,交枪99支,为桃源的和平稳定作出一定贡献。

马蚁坟的传说

由贵阳前往美丽的桃源河景区还有4公里路的地方,有一个充满浓厚布依民族风情的西冲寨,在村寨的后山,是一片绿草葱郁的山丘,这里是以前通往桃源的必经关口,山丘上一处不显眼的地方,有一座约80公分高的土堆,相比周边插满“青纸”的高大坟墓显得异常孤寂,这就是间民传说的马蚁坟。

明朝进候,桃源有一个参加赶考秀才的青年人,名叫吴佑仁,家庭贫寒,参加过四届乡试赶考了,但总是名落深山,满腹论经无用处,唯有帖名登高堂,背井离乡学经股,今朝赶考倦归来。从西冲前往桃源,途经该处,看见有一少女在此采摘野果,便上前讨要解渴,经过一翻沟通,两人互生情意,后来少女邀请佑仁前往家里,希望得到父母亲的同意,以结百年之好,少女父母嫌弃佑仁落迫,家庭贫寒,怕自己的女儿今后跟着吃苦,便反对他们来往。少女异常伤心,便送别青年,行至马驼田关口处,两人情之所至,就以天为帐,地为床,交付身心予对方。女子回家后,佑仁独自坐于荒野之中,想起自己考试成绩不好,加上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神伤断肠,便倒地而亡。女子回家之后思念成疾,也一病不起,郁郁而终。此情感动天地,似不忍佑仁暴尸荒外,成千上万的马蚁自动前来搬运泥土掩埋佑仁,形成了现在的坟堆,人们称之为“马蚁坟”。极为神奇的是这坟上一年四季青草不枯,常吸引人不远千里前来悼念这个痴情人。

炮打岩的故事

紧邻美丽的桃源河景区,有一个以布依族、苗族为主的村落叫西冲村,西冲村的公路边有一个寨子叫炮打岩。关于炮打岩的来由,这个有一个故事。

老人家们说,很久以前,炮打岩对面有一个叫白虎山的地方,居住着一群苗族人,他们世代勤劳,手艺精湛,肯吃苦耐劳,生活都得以保障,家中有些金银等饰物作积蓄。一天,从远处流窜来一伙盗匪,相重了该处苗族人的财产和地盘,后来就把苗族人抢劫一空,赶往他处,把白虎山霸占为他们的山寨窝。这些苗族人势单力薄,惹不起盗匪,只好忍辱负重,被迫迁往西冲村北面的大森林里居住。从此,桃源地区周边就没有安宁过,村民赶集交换物品、牲畜时,物品会莫明其妙的丢失,怀疑是盗匪所致,后来,盗匪越加猖狂,村民的牛,马等牲畜都会被盗。村民自发组织起来进行反抗,但还是不见成效。1935年4月,红军长征经过此地,了解到此事,于凌晨盗匪还未起床之时,从西冲村用大炮轰击白虎山盗匪的山寨,山寨顿时被虞为平地,盗匪死亡殆净。村民们为了永不忘记党对群众的关心,把开炮打匪之地改名为“炮打岩”,并认为这里有正义,可以永保平安,纷纷迁居于此。

白虎山上被轰下来的多块巨石至今仍安静地躺在山脚下,见证着一段正义战胜邪恶的历史,在去桃源河景区的公路上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些巨石。

                       桃源这个名字

桃源这个名字,能引起人的遐思。因为陶渊明有一篇脍炙人口的散文《桃花源记》。修文有个地方叫桃源,这名字很容易让人想起《桃花源记》。

桃源是不辱其名的,那地方在修文的六屯乡,很美。我总记得桃源的那条河———桃源河,事实上桃源河并没有多少特色,在修文的河流里,它不像六广河那样雄姿英发,也不像猫跳河样婀娜多姿,它太普通,然而,正是这普通它才显示出它的魅力,水流清澈见底,细细浸润,缓缓延伸,没有波翻浪卷,低吟浅唱,像一位还没有走进都市的乡村少女,一举手一投足,能迷人的便是那一份绝无炫耀的纯真。我还记得桃源的几个寨子,房子多是木板青瓦吞燕窝的造型,青石板的小院,紧挨滴水檐前的石板上有铜钱大小的孔,那是屋檐水的杰作,水滴石穿,仿佛在讲述木楼久远的历史,而当朝霞满天的时候,缕缕白白的炊烟从青瓦的屋顶升起,缭绕于蓝天白云之间,缓缓的飘向河岸,河岸的石礅上蹲着捣衣的女人,捣衣棒有节奏地拍打着衣物,“嘭嘭”的捣衣声传到了山脊的那边……二十多年前的桃源寨子留在我心里的印象,就是这样的一幅水墨丹青。但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桃源最能让我心动的,青山绿水也罢,田园风情也罢,有道是“天涯何处无芳草”,自然的景致俯首可拾,随处都领略得到。桃源当然有比她的山水更凝重的东西,那便是她曾经有过的铁马金戈的历史和“蚂蚁坟”这样美丽的传说。这是文化,这文化只属于桃源,这凝重的文化却因为隔我们已经很遥远而被遗忘得太久了,那么,且让我们把它俯拾起来。

桃源早先的名字叫腊鲊,是有肉有鱼、富庶之乡的意思。这样的地方很容易被用兵的人看重,清代咸丰年间何得胜领导的农民起义军就多次占领桃源,与官军周旋抗衡。咸丰九年,何得胜率义军占领开阳后欲攻占修文,进军的路线首先选定的就是桃源。那是9月,秋风萧瑟,道路泥泞,一支队伍在泥泞的小道上迤逦而来。严格地说,这不能算一支很有战斗力的队伍,他们衣冠不整,刀戟不齐,他们拥有的只是浩气和力量。而就是这样一支队伍却使得镇守修文的清廷长官惊惶失措,急檄修文三十二甲组织团勇赶赴桃源堵防。起义军于桃源月华山静室寺扎营,三十二甲团勇虽人多势众,却奈何义军不得,两军相峙两月有余。11月,清军将领赵德光率练勇万余前来助战,起义军与其激战于菜田坝。战斗异常激烈,旌旗蔽日,战马呼啸,喊杀声震撼山谷,一批一批的士兵倒在了血泊里……这不是凭空的推想,这推想来源于史书的记载,史书讲到这次战事时用了“河水为赤”四个字,能把河水染红,这需要多少人的鲜血呵。

还有一支队伍也在桃源驻扎过,是红军。

1935年4月初,中央红军军委纵队长征从桃源经过。那是菜籽开花的季节,红军来了,领着穷人开了大地主张华臣、冯元辉、冯贵培等的粮仓。1986年,修文县委党史研究室编辑《红军长征在修文》一书时,曾派员采访当地群众,群众传说毛主席、朱总司令那时是在桃源住过的。这是桃源的光荣呵。红军离开桃源,桃源群众争着给红军带路,分手时红军都送了东西给带路群众作纪念。红军走后,白色恐怖又笼罩了桃源,这些得了红军纪念品的群众,冒着生命的危险妥善保存了红军留下的物品。解放后,政府征集革命文物,吴文义还献出了一盏红军的马灯。

这些关于桃源的故事尽管简单粗略,讲述出来却能让人产生一种历史堆积的沉甸甸的沧桑感。我站在桃源那块已被培育成千亩蔬菜基地的肥沃坝子里的一瞬间,就曾莫名地感受到一种热血沸腾的冲动。一百多年前的战场就踩在你的脚下,你的心里怎能不幻化出那一页页风云涌动的历史,而这历史在你的心底一点一点地沉淀,最终会变成一种永久的向往,催你奋进。

桃源能引起人遐思的,还有几百年来流下来的那些美丽而动人的传说。二十多年前,我在桃源小住的时候,就听一位长者讲述过蚂蚁坟的故事。蚂蚁坟现在只是一个地名,坟是没有的,而故事却流传了几百年,是一个十分张扬人性的故事,讲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邂逅,在一个中国传统道德不允许的时间和不允许的地方发生了性关系,男人突然暴死,女人仓皇离去,男人对女人的至死不渝的真情,竟感动了无数蚂蚁,它们拱土垒坟埋葬了这个暴尸荒郊的男子。故事对封建道德观的强烈反叛,对人性的张扬,对爱情的追求即使在今天来看,也是有积极意义的。蚂蚁的拱土垒坟,让这个故事笼上了一层神秘的浓雾,而桃源的每一个故事似乎都是在这样的浓雾里鲜活跳动,让人遐思,让人激奋,让人对桃源的眷恋欲罢不能。

月华山由来

     民国24年(1935年)4月3日,中央红军长征从息烽县安马桩出发,过疙蔸堡经大木、桃源取道开阳小田坝出乡境。红军在乡境的长田、大木、桃源等地宿营,惩强锄恶,开仓放粮,在六屯这块土地上播下了革命的火种。朱德总司令率军委纵队一部宿静室寺,是夜月光如水,夜已阑珊。总司令步出静室寺,但见月白风清,危崖千丈,白练般的桃源河水安详地从脚下流过。殿台楼阁间,皓月当空,气势恢宏,不禁豪情万丈,挥毫在山间石板上写就“月华山”三个大字。 红五军团在大木布依寨留下的标语“红军是干人的队伍”虽经70余年的风风雨雨,至今保存完好。大木布依寨中三棵枝繁叶茂,胸径越米,高耸入云的古银杏,向人们诉说着这段红色的记忆。

    又有另外一种说法,朱总司令夜宿静室寺,夜观庙前的一小池塘形状胜似一轮弯弯的月牙,挥毫在山间石板上写就“月华山”三个大字。



【打印】 | 【推荐】 | 【纠错】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 县司法局六屯司法所开展“3.15”消费者维权法治宣传活动 2017-03-15
· 县司法局六屯镇召开村(居)法律顾问工作座谈会 2017-03-02
· 县司法局六屯司法所组织开展人民调解及法律援助工作培训 2017-03-02
· 县司法局六屯司法所开展烟花爆竹相关法律法规宣传 2017-02-28
· 修文县六屯镇人民政府2016年政务公开年度报告 2017-02-22
· 县国土局深入六屯开展2017年汛前排查工作 2017-02-22
· 六屯镇长田村村委会成功换届 2016-12-21
友情链接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网站帮助 | 网站推荐 | 网站纠错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中文域名:修文县人民政府.政务 黔ICP备582556256号 网站标识码:5201230003

版权所有:修文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限公司

建议是指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浏览器